<cite id="phnh5"></cite>
<cite id="phnh5"></cite>
<cite id="phnh5"></cite>
<var id="phnh5"></var><cite id="phnh5"></cite><cite id="phnh5"><video id="phnh5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phnh5"><span id="phnh5"><thead id="phnh5"></thead></span></var>

卡车之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722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参与三星堆3号坑发掘的考古学家说,有两个三星堆?

[复制链接]

1582

主题

1582

帖子

624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247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22-2-6 10:52:39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来源:笔墨春秋



9月16日,四川广汉,鸭子河畔,三星堆旁,一本名为《追寻三星堆:探访长江流域的青铜文明》的新书发布了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,上海大学历史系主任、教授徐坚,通过对谈,带领读者重返文明现场。



徐坚:三星堆发生的变化,是中国考古学的变化
徐坚是一位考古学家、人类学家、博物馆学家。这次,徐坚的团队参与了三星堆3号坑的发掘,所以他称得上是一位从三星堆最新考古现场走出来的考古学家。

徐坚说,三星堆自1986年1、2号坑发现后,就有了一句到现在还在用的话:“沉睡数千年,一醒惊天下”,2021年这句话被改成了“再醒惊天下”,但他们仔细审视了三星堆,发现它不是“再醒”,至少现在已是“三醒”了,未来也许还会“醒”更多次,所以应该叫“数醒惊天下”。

“很有趣的事情是,三星堆的发现起点还存在争议。”徐坚谈到,很多报道中认为是1929年,但是也有学者考证过,他们更相信后来考证的结果,是1927年。“无论是1929年,还是1927年,从三星堆初次揭开神秘面纱到今天,已经将近一个世纪,而这一个世纪恰好是中国考古学的第一个世纪,因此,三星堆伴随着中国考古学走过了第一个世纪。”

徐坚表示,如果从考古学科的角度看,三星堆是一个典型的地点、典型的遗址。因为这一个世纪里,三星堆所发生的变化,就是中国考古学发生的变化。学者、公众对三星堆的关注和兴趣点的转移和变化,就是中国考古学如何从无到有,从少数人知道到多数人知道,再到人人都知道的这个历程的缩影。“同时,在这一百年间,我们对三星堆的认识揭示了另外一个更大的问题:我们如何认识中国和中国文明。”

徐坚认为,从发现宝物到构建文化谱系,到今天开始思索中国文明的多元一体格局,三星堆每一次的重要发现,都在推进对中国的认识,重要的发现既包含精美的铜器、玉器、金器、陶器,也包括所有器物存在在一个空间里的“遗迹现象”,这一系列组合在一起,可以推进中国多元一体,对早期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面貌有一个新的认识。“一百年间,三星堆是如何促进我们对数千年、上万年中国文明的认识,这是我眼中的三星堆。”

徐坚谈到,1927年,是三星堆最早让人知道,它再一次引起普通读者兴趣的发现是1986年,今年更是引起了全世界持续的轰动,这三次发现是三次强有力的脉冲。但这不是三星堆的全部,在三次伟大的脉冲下,还有一条稳定且强有力的、由学者推动的、循序渐进的学术之路。因此,徐坚说:“我们视野下的三星堆是两个三星堆,一个是由伟大发现构成的爆炸式三星堆,另外一个是由考古学家循序渐进,年复一年,切实推进的三星堆。从认识一个小地点开始,认识整个成都平原,认识中国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工作。所以说,有两个三星堆。”



许宏:三星堆根本不是天外来客
“三星堆一个最大的特点,跟二里头一样,没有当时的文字发现,所以不能用实证性的文字材料,来复现它的历史,这就增加了我们认知的复杂性。”

许宏说,《追寻三星堆》这本书不光是考察了三星堆遗址,还有宝墩遗址、金沙遗址,以及长江流域青铜时代的盘龙城、炭河里等遗址,它们告诉我们,三星堆根本不是天外来客。

“三星堆要放在整个东亚大陆来看,二里头到二里岗时期,中原青铜独霸天下,到殷墟时期,由于技术外传,由此改变了东亚大陆的国际政治格局,多元青铜出来了,三星堆放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看,这一点《追寻三星堆》书中也做了地图表和年代系列表,可读性比纯学者做的书要强。”

许宏还表示,自己正在写的《考古纪事本末二》是关于三星堆的。虽然市面上已经出了近一百本关于三星堆的书,但作为考古学者,他还是要坚持写,因为他有不同的视角。

“我要从学术史的角度专谈三星堆的问题,这些奇奇怪怪的青铜器让徐坚和其他的学者去解读吧。我要从大的背景关系上来解读,尤其是发现研究史上有许多问题,尽管看起来没有青铜器有意思,但从学理上、逻辑上,如果你是文化人,你会更愿意追究它的发现史、源流史上,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的。”



考古和盗墓的区别?专家:考古学还没有真正走入大众生活
活动现场,当被读者问及考古与盗墓的区别时,两位学者直言,最不喜欢回答这个问题。

徐坚说,虽然完全不想回答,但有人问就是现实。“尽管考古学热成这样,考古学仍然没有真正走到社会大众的生活之中。或者说,考古学怎么样能以学科从业者所希望的方式,跟我们的社会文化结合起来?这是我们大众考古要想的一个问题。《追寻三星堆》这本书的出版,向大家解释了这么一小撮考古的人在做什么,到底考古学需要什么?考古学需要怎么样跟公众结合?”

他举了一个例子,在土耳其有一个全世界知名的遗址,他仅仅看这个遗址就知道,这一定会出现让他眼前一亮的东西,果然,发掘出了牛头雕塑,出现了女神像。所以,第一个层面,考古会出现最闪亮的发现;第二,考古会出现让所有考古学家都感兴趣的东西,当时这里的发现涉及到农业的诞生,让大家知道在整个欧亚大陆农业是怎么产生的;第三,如果农业诞生于此,这将迅速跟这个地方的居民乃至政府的自豪感、自信心捆绑在一起。因此,遗址的发现将会密切地跟当时的社会生活、政治生活联系在一起。所以,遗址的发掘不仅仅是科学问题,也是文化问题,甚至有可能是社会问题、政治问题。

徐坚说,这就是三星堆每次有很多重要的发现,都要跟大家解释发现了什么的原因。如何让大家正确理解三星堆?如何拉近职业考古学和社会公众、文化之间的距离?《追寻三星堆》也提供了很好的范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2-10-31 09:24 , Processed in 0.068195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世界杯足球网投平台